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期待着投入战斗。强有力的裂地之神对他发话, 期待着投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期待着投入战斗。强有力的裂地之神对他发话, 期待着投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

时间:2019-10-12 09:21 来源:萝卜牛百叶汤网 作者:东莞市 阅读:517次

从被关进来到今天,期待着投入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期待着投入同一号窒的“牢友”,我也大概“了解”和“认识”了。本号窒连我本人和昨天刚送进来的“胖新鬼”在内,一共关着十八个人,用牢语来说是“十八尾”。像我这样“一合合”(第一次坐牢)的共有三人,其余的都是“两合合”以上:“四五合合”的六七个,“七八合合”以上的三四个;最多的是那个胖胖的“首席行刑者”,已经“十三合合”了。

过去吸毒抽鸦片,战斗强有力而今翻新吸白面还好,裂地之神对他发话,今晚递到我手中的牢饭,裂地之神对他发话,被减掉的还不算太多,还有几片好看的白菜叶子躺在上面,也许因为有这几片稍好的菜叶子的缘故吧,也许是心情有些许暂时好转吧!今晚的牢饭,我比往日勉强多咽了几口……

  期待着投入战斗。强有力的裂地之神对他发话,

还好,期待着投入已经有人在给我腾位置了,期待着投入是最好的位置:靠近火炉的中心!哦,是这次星迷会的“主席位”。“卢步辉,来、来、来!坐这儿!坐这儿!”有人终于打破了沉默。还没等我决定把它递给谁,战斗强有力马上有人把它截过去抽上了。唉,战斗强有力坐牢了,真是饭也饿得慌,烟也饿得慌!不是难民,胜似难民啊!当他们刚轮换着把“喇叭筒”抽完,号室的铁门就响起了捅钥匙的声音。中铺位置马上就有几个人往我们这边凶着眼睛以示警告了。我们赶紧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地坐好。还没容我把东南西北分辨清楚,裂地之神对他发话,簇动的人流已经“热情”地把我“拉”进了他们的大部队。我也只好先跟着感觉走了。旋即我的整个人就被“深圳人民”给完全淹没啦!裂地之神对他发话,可以肯定地想像:此时此刻,我即便能飞起来俯视这如鲫的人流,也肯定分辨不出哪个是我卢步辉啦!随便拦住人流当中的任何一个人问:“先生,小姐,请问您认识卢步辉吗?”“哼!哼!卢步辉是谁?关我什么事?我干吗要认识他啊!”

  期待着投入战斗。强有力的裂地之神对他发话,

还没容我说什么,期待着投入一张同是烟盒纸的“信笺”和一支用纸裹紧的圆珠笔芯已经递到了我的手里,期待着投入再接着我就被他安排扑倒在大铺上,开始给他写回信了。哎,没办法,号窒里面没有桌子、板凳,更不可能有写字台了,我也只能这样将就着开始我在狱中的第一次“文学创作”。还没睡着的时候,战斗强有力我们五个人也还算是睡得“团结”的,战斗强有力不抢被子,相互间还有点互助意识和精神,可睡着之后情况就剧变了——你拉、我扯、他压、你拽、他拖……“被子大战”可以说须叟不曾停止过。但这是人入睡之后的无意识行为,或者可以说是寒冷所致的身体本能反应,谁也不怪啊!

  期待着投入战斗。强有力的裂地之神对他发话,

还没有人出来“勾倒”,裂地之神对他发话,但是号室里面的临刑气氛已经被烘托得恐怖至极,裂地之神对他发话,令某人窒息,尤其是刚才紧张害怕的那两三个人,此刻已是呼吸急促、双眼绝望、满头冒汗……我自己也是心惊惊、肉跳跳!总之,下铺的人中没有一个不紧张的……

还未“学吸毒”的朋友们:期待着投入你准备“学吸毒”了吗?可千万、千万不要啊……每天都在听他们不厌其烦地谈论有关“毒品与女人”的话题。匆庸置疑,战斗强有力天下只要是男人聚集的地方,战斗强有力无论在自由的世界中也罢,还是在牢房里面也罢,当男人们在谈论到女人时,总会自然而然地都把谈论的焦点集中在男女的“性”和“性生活”上。“食色,人性也”无可厚非呀!

每一个吸毒者,裂地之神对他发话,在刚开始尝毒时,裂地之神对他发话,都是那么绝对地相信自己:我只是玩玩,是绝对不会上瘾的!天下从来没有哪一个吸毒者发过誓:我一定要把毒品吸上瘾!但是……每一天都必须面对筹集毒资的艰难,期待着投入筹到毒资却买不到毒品的痛苦,期待着投入购买毒品时的巨大风险,购买到毒品却找不到吸毒场地的痛苦;令你更痛苦的还有时时可能发作的毒瘾和整天提心吊胆生怕哪一刻就被抓了的担心和害怕……每一样都足以让吸毒者的我们焦虑、担忧到几乎绝望乃至崩溃!吸毒者的一天真的好难、好难!而明天呢?

门开了,战斗强有力我抽身闪了进去。门又随即被张明关上了,战斗强有力还仔细地给门锁上了保险,这样即便有钥匙,在外面也打不开。看见他这个平常而又有些特别的附加动作,我的心里面竟然又多生出了一分莫名其妙的把握:这种把握到底是什么呢?是对他极有可能有“货”,正在吸毒或正准备吸毒的“正确”推测吧!我的心里面已经在为自己,能够极有可能地再次拥有毒品的机会而开始窃喜!门外不时地有人走过,裂地之神对他发话,偶尔会有人探进头来看一看,裂地之神对他发话,看我的眼神大抵和看动物园里的动物一般,但好奇中却夹杂着明显的鄙视与不敬,这般“尊容”您还能幻想得到什么尊敬呢!“又是一个‘药鬼’”的议论声频频传进我的耳膜,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了万般无地自容的真切滋味。

(责任编辑: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

相关内容
  •   让他戴在头上——赫克托耳,他自己的死期亦已近在眼前。
  •   从祖辈开始,我们已是客人和朋友。”
  •   抹了他的脖子,用带柄的利剑,
  •   “停止搏斗!不要如此折磨自己,弄得筋疲力尽!
  •   赫克托耳,挺着溜圆的战后,站在队伍的最前排,
  •   前往裴琉斯之子阿基琉斯的营棚。
  •   厄裴俄斯伸出双臂,把他扶站起来。亲密的伴友们
  •   皮盾。埃内阿斯躲过长枪,
推荐内容
  •   捷蹄的快马,挟着狂怒,朝着图丢斯之子冲去。
  •   空间,穷追猛扑;猎物撒腿江跑,发出尖利的叫声。
  •   两人趁机拖起尸体,回到阿开亚人的队阵,
  •   你的荣誉,看来显赫,却只是一个逃兵的虚名!
  •   和伊多墨纽斯找来;与此同时,我要去
  •   此刻,轰响在我耳畔的是迅捷的快马踏出的蹄声。